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> 娛樂

輪回之業第259章夢醒方知身似客

時間:2020-01-26 10:58:42 來源:互聯網 閱讀:0次

輪回之業 第259章 夢醒方知身似客

又過十年,雷克霖放下人間所執一切,渡劫飛升,卻功敗垂成,險些身死道消。江楓以不世之威硬撼天劫,救下雷克霖,護住他的魂魄,送他重入輪回投胎。

然而,并不是每一個人都如雷克霖這般幸運,百余年中,江楓等人已是成宗做祖的人,他的眾多師兄弟,也都走向了不同的結局。

有的在修煉途中出岔,走火入魔,道心崩潰而亡;有的渡劫失敗,魂飛魄散,只剩下一堆劫塵灰燼;有的自封于云霄禁地,化作宗門底蘊,護云霄殿百世安寧……

亦有飛升成功者,江楓親自為他們渡劫飛升護法,目送他們登臨仙界,高卓遠、空音、程靈萱,看著一個又一個熟悉的面孔離開自己,江楓的心中,空虛之感也越來越強烈。

江楓一百八十歲時,獨孤生一強勢出關,祭過故人舊友,與江楓極境一戰,震驚整個紅塵業界,此戰后,獨孤生一再難延留人間,于不舍中渡劫飛仙。

他的離去,化作江楓情緒決堤的缺口,令江楓心中壓抑積聚的空虛,在這一刻化作了孤獨和寂寞。

這種孤獨,經由歲月沉淀,猶如陳酒,越發濃烈,江楓的心再經過百余年后再次回憶起那種不知所措的感覺。

生而為人,但是現在,他卻感覺自己距離所謂的“人”越來越遙遠。江楓忽然明悟,為何那些屹立在地仙絕顛的大能最后都選擇了飛升。

這個選擇,并不僅是迫于天劫的無奈,也并非完全是為了永生的追求,而是他們已經尋不到自己身為人的痕跡。

江楓以為他可以忍受這些,他可以壓制這些,他可以習慣這些,他原以為他可以,直到有事百年之后……

夏夜殤終于再難壓制修為,迫于無奈,只能渡劫飛升,這一對譽滿九州、名動天下的神仙眷侶,恩愛近三百年,卻不得不就此分別。

所有的不舍,所有的眷戀,在夏夜殤的身形消失在劫云天光中時,達到了頂峰,夫婦二人最后一眼,然后,就是天人相隔。

在這一瞬間,江楓心中的孤獨充斥了人生的全部,但他卻依舊沒有選擇飛升,絕顛之上的風景至此時竟只剩無盡孤寂。

世間無人理解江楓為何仍選擇滯留人界,但他的聲望卻依舊隨著時日水漲船高,獨身鎮壓魔道三百年,他的存在,常被拿來與八千年前的云霄老祖相比較,并稱一門雙尊。

比較者不在少數,有的人甚至認為他早已青出于藍,古今難尋幾人相與之媲美,他早已屹立地仙巔峰多年,甚至不將尋常天仙放在眼中,這就是九州第一人的自信。

江楓沒有如旁人那般選擇封閉天機,多年前,他就已經無懼天劫,天意不允許他這樣的存在長留人界,但他卻偏偏逆天而行,長滯人世。

又過了數十年,江楓年歲已滿三百六十,他的至親,自封的自封,身亡的身亡,他獨立人世絕顛,卻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。

這一年,江楓離開了云霄殿,消失在茫茫紅塵之中,自夏夜殤飛升后,他就不再維持形容,如今,便如一個須發皆白枯槁老人,游走在市集凡俗之間。

江楓踏過了他曾經走過的每一寸土地,回憶昔年的每一件人事,唯有如此,他才能讓如同遺世幽魂的自己重新尋回身為人的感覺。

“我是誰,誰是我……”

在世四百年,江楓心中卻只剩下這些的疑問,他已消失百年,世間眾修或以為他已飛升,或以為他已身亡,但支持前者觀點之修更多,畢竟以江楓的修為,身亡的可能已是微乎其微。

魔教亦已破封重現人界,但江楓早已不想再管,放任他們再次壯大,再次與正道分庭而立,往復循環,再現一個又一個大同小異的輪回。

江楓曾經也想蕩滅魔教,令修真界此后再無魔患,但錯過一次,他便再沒如此打算,他覺得自己應當如此,他覺得必須如此,可是,這卻又成了一個新的疑問哽在心頭。

他遍游紅塵業界,追尋自我的同時,也未嘗不是在找尋這個答案,因為他覺得自己理應知曉其中緣由,他原以為以自己的境界絕不會因此而惑,但他卻始終無法明白。

這種膈應在心中的異樣感和違和感,成為了一種契機,如同一個秘境之中的豁口,鞭策他急往前尋。

江楓深藏于潛意識中的直覺告訴他,這個答案,或許可以消去他久滯人界,不愿飛升化仙的執念。

這一過程極為緩慢,以江楓的修為,足足花了五十年才踏遍九州,他沒有去紅塵業界的其他生命古星,即便他早就可以橫渡虛空,穿梭無間。

他有一種隱晦的感覺,他所追尋的答案就在九州,就在這片生他養他的故土。

五百歲那年,江楓屹立在兌州東海之濱,遙望著眼前遼闊無垠的天塹海,他的眼神再一次出現了迷茫。

“那里,是何處?”

一步踏出,江楓越過天塹海,落在一片“陌生”的土地上。

“十三地?為什么我從未察覺過這片大陸的存在?我分明從未踏足過此域,為何會覺如此熟悉?”

江楓的情緒出現劇烈的波動,平靜了數百年的心海,再現激蕩。他循著心中那份異樣的熟悉感來到楚地,在踏入這片土地的瞬間,他的腦海中,突然浮現出一個人的形象。

此人女扮男裝,白衣執扇,風度翩翩,英氣勃發,雖是輕笑不語,卻暗藏著龍虎風云之勢,雙目中更是隱綻驚世慧光。

“文……斌?是她,我怎會忘了她?我和她尚有約定,紫薇帝城,紫薇帝城在何方?”

江楓想要追尋,卻突然似個凡人一般,迷失在山林之中,苦尋不到

“我是誰?我怎么會在這兒?究竟發生了什么?”

江楓仰天吶喊,驚動了十三地的隱世大能,但他們在察覺到這種隱晦散出的恐怖氣息時,卻沒一人膽敢前來。

迷霧惑心,難尋其蹤,正在此時,江楓腦海中文斌的形象突然清晰,她手中折扇所書,那曾經看過的一百二十三字再次浮現在眼前。

“這是……”

一如當年,江楓仍無法從這經文不似經文,詩歌不似詩歌的一百二十三字中看出什么,但在憶起這百余字的剎那,他的腦海中猛然刮起一陣狂野的風暴。

風暴以破滅流云亂霧之勢,卷動四境,江楓的腦海中突然閃現過一幕又一幕熟悉而陌生的畫面。

入世歷練、身臨十三地、籬欄寨滅匪、亂仙城除惡、武侯郡奪骨……

隨著回憶,江楓的容貌開始再次恢復年輕,當武侯郡舍利脊骨的記憶出現時,他忽然抱著腦袋痛苦地半跪在地,一道金光從他的眉心迸射而出。

“舍利金光……”江楓腦海中再次閃現出八歲那年,寒蛟渡劫化龍,他瀕死時舍利化骨救命的畫面,“我的舍利頭骨,我的舍利頭骨去了何處?”

江楓大喝自問,臉色出現了消失多年的恨色,他意識自視,竟未發現他的舍利頭骨,甚至連他腰部的那節舍利脊骨也未見到。

“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遺失的記憶如潮涌來,零碎如星,漸漸聚合,匯成串聯十六年的短暫人生,這人生遠沒有五百年光陰長,卻比五百年光陰更加真實。

一日又一日,匯聚成月,聚集成年,直至今日今時,化作開陽古城蜃樓之象。

“開陽古城,蜃樓!我尚在蜃樓之中!”

一聲大喝,江楓四境之景驟然模糊,化作混沌一片,他雙拳猛地一握,渾境突然破碎,鏡塵碎片匯聚成一條通天大道,直通一道恢弘古樸的鎏金紅木大門。

……

開陽古城,蜃樓第六層空間。

白霧迷云,氤氳繚繞,江楓身在中央,盤膝而坐,他的正前方,一個紫金鈴懸空而鳴,音波猶如實型,似水波蕩漾,穿過閉目失覺的江楓身體。

一個青年身影緩步慎行,頭懸紫金鈴而來,不多時已至江楓身前,赫然正是音魔閣弟子——殷鑒!

“江楓,縱然你天資過人又如何,如今還不是深陷幻境無法自拔,任人宰割?!?/p>

殷鑒抬手一揮,一柄飛劍定浮在身前,劍尖直指江楓眉心。

“我敬重你,讓你在銷魂春夢中死去,也算我對你最后的尊重?!?/p>

幻夢秘境之中,江楓踏路而行,逐漸接近那道冥冥天生的大門,忽然,眼前景象突變,他出現在一間披紅掛彩的新房中,堂上龍鳳紅燭搖曳,桌上靜放著紅棗、花生、桂圓、蓮子。

江楓身著新郎紅裝,坐于鴛鴦被上,身旁床榻上,一個頭頂蓋頭的俏麗身影,正身著嫁衣,端坐靜候。

她雙手放在膝上,微微輕握,揪著自己的衣裳,靜待著,身旁的如意郎君掀開自己的大紅蓋頭。

江楓癡癡地望著這一幕,他怎能忘記?這是幻夢之中,他與夏夜殤大婚之日,洞房之景,五百年歲月,這一夜始終銘記在他的心中,無論虛實,永生不忘。

“不!你不是她!”

江楓怪叫一聲,搖頭欲走,夏夜殤察覺不對,急忙掀起蓋頭,拉住他的手腕。

“小楓!”

一聲輕喚,多少年的魂牽夢縈,江楓回頭望來,那絕美的容顏,楚楚不似人間顏色,超俗的氣質,早已沒有當年的稚氣,白皙的肌膚,隱現動人的光澤。

那份歲月沉淀后的美麗,如美酒,甘醇,浸入心脾,迷醉而不自知。一眼萬年,江楓眼神出現剎那恍惚,再次沉淪。

他看著那暗含關切和淡淡憂郁的雙眼,心中憐愛更盛,忽而將眼前佳人緊擁在懷中,卻又不敢用力,生怕因為自己的莽撞傷了她。

赤峰學院第二附屬醫院預約掛號
菏澤市第三人民醫院預約掛號
武漢白癜風最好的??漆t院
柳州治療性功能障礙方法
懷化白癲風公立醫院

相關文章

一周熱門

熱點排行

熱門精選

友情鏈接:
媒體合作:

Copyright (c) 2011 八零CMS 版權所有 備案號:蘇ICP備17012668號-1

網站地圖
北京pk赛车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