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> 時尚

法家高徒 第一千一十四章 火攻

時間:2020-02-14 22:28:02 來源:互聯網 閱讀:0次

法家高徒 第一千一十四章 火攻

“好!”

看著滿臉肅穆薛禮,程度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滯,有些難以置信的問道:

“將軍,此事不用請示司徒大人?”

“不需要!”

“將在外,君命有所不受!”

“時間久了你就知道,知北縣沒有那么多繁文縟節!”

看著滿臉吃驚的程度,薛禮不由輕輕的一笑,毫不在意的說道。

“這!”

看薛禮說的篤定,程度也就不在堅持

,不過他的眼睛中多少還有幾分擔心。

要知道,兵馬調動可不是小事。

如果在北郡,至少經過數次審批,劉季和各大豪族都點頭之后,才可發兵。

也正是因為這樣,北郡的行動非常的遲緩。往往都因為這樣而貽誤戰機。

“程先生!”

“我知北縣不是北郡,沒有那么多規矩!”

“不論是本將,還是其他將軍,都有當機立斷的權利!”

“所以,你不用太過擔憂?!?/p>

看著程度的表情變化,薛禮好似想到了什么,不由的輕輕一笑,毫不在意的說道。

“這也是我們知北縣和北郡最大的差別!”

“原來如此!”

程度有些尷尬的點頭,畢竟他是從北郡叛逃過來的。

如果說對北郡一點感情也沒有,那明顯是不可能的。

也正因為如此,他本能的想要反駁,但是想到今日的身份,他又不得不訕訕的閉上嘴巴。

不過他并沒有生氣,反而他的心中卻涌出一種說不出的欣喜。

那是一種明珠出塵的感覺。

也許,知北縣真是自己的福地,自己背叛北郡,轉頭知北縣,未必不是一個正確的決定。

至少這里的政治清明,是北郡沒有辦法相提并論的。

司徒刑不愧是是司徒刑。

治國的理念,讓人不得不拍手。

真正的體現了孟軻那句話,君待臣為肱骨,臣待君為心腹。

在這種的氛圍內,哪個臣子將軍敢不賣命?

也正是因為這樣,知北縣才在短短數年之內,有了如此大的成就。

“先生不用擔心!”

“按照先生的才華,在知北縣斷然不會埋沒!”

“先生在立下大功勞,受到提拔指日可待!”

見程度默然不語,薛禮錯以為他為自己的未來擔憂,不由小聲的規勸道。

“謝謝將軍賞識!”

“程度知道如何做了!”

程度見薛禮誤會,索性也不再解釋,笑著拱手說道。

“程大人客氣了!”

“以后我等同殿為臣,要相互照應才是!”

薛禮見程度情緒不錯,不由笑著回道。

“這是自然!”

“這是自然!”

程度雖然知道,薛禮這只是客氣,但還忍不住嘴角上前,不無得意的點頭說道。

在程度和薛禮研究如何偷襲南明的時候,北郡大營也亂成了一團。

身穿戎裝的劉季面色陰沉的坐在上首,眼睛好似刀子一般從每一個將領的臉上劃過。

這么多人,竟然沒有攔住一個書生。這件事想想就感覺窩火,更何況,那程度不是一個普通的儒生。

他是軍中的司馬,雖然官職不高,也沒什么實權,但卻知道軍中大量的絕密。

這人投靠知北縣,所帶來的破壞是難以想象的。

“你們確定程度進了黑山縣縣衙?”

“是的!”

“大人!”

“我們安排在知北縣的細作親眼所見,斷然不會有假!”

下面的人雖然知道劉季已經到了爆發邊緣,但也不敢作假,只能硬著頭皮如實回道。

“絕對不會看錯?”

雖然知道看錯的幾率不是很大,但劉季還是有幾分不死心的問道。

“大人!”

“兄弟們也擔心看錯,所以確定了三次!”

“并且請來見過程司馬的兄弟仔細辨認?!?/p>

“我們可以非常篤定,投靠知北縣的就是程司馬本人!”

單膝跪倒在地上的細作,見劉季詢問的目光不敢遲疑,急忙回道。

“該死!”

“真是該死!”

“本官待他不薄,他竟然敢如此。。?!?/p>

“他竟然敢如此。。。?!?/p>

再三確認,劉季心中的最后一絲僥幸消散,臉色頓時變得鐵青,鼻孔更是張開露出黝黑鼻孔,兩個鼻翼不停的顫動,好似悶雷一般的響聲在他的胸腹之間醞釀。

看著好似猛獸一般不停咆哮,來回走動的劉季,不論是程牛兒,還是劉莊等人都下意識的低垂了頭顱,目光更是躲避,不敢和他對視,生恐遭受池魚之殃。

看著好似鵪鶉一般,將頭顱低垂,不敢和他對視的眾人,劉季心中的抑郁更加的強烈。

不過他也知道,現在不是發怒的時候。

冷靜!

一定要冷靜!

劉季有些困難的控制著自己的情緒,不過,還沒等他的情緒恢復正常。細作再次扔下了一個巨大的炸雷。

劉季的脾氣也好似火山噴發一般,再也控制不住。

“大人!”

“我們的細作回報,程度率領五百余兵馬,通過林間小路,繞過我等崗哨,直奔南明而去!”

“什么!”

“你說什么?”

“他們去了哪里?”

聽到細作之言,劉季的眼睛不由的收縮,有些震驚,又有些惶恐的問道。

看著劉季的臉色變化,細作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絲迷惑,要知道,南明只是一個名不經傳的小地方,他實在想不明白,劉季為什么會如此的擔憂。

不過,他雖然心中感到疑惑大門卻不敢遲疑,急忙回道:

“大人!”

“是南明!”

“程度率人離開黑山后,利用林間小徑,直奔南明方向!”

“不過說來也是奇怪,這些士卒身上竟然都背著一捆捆干燥的枯木,好似要做火攻之勢!”

“什么!”

“火攻!”

聽到細作的話,不僅是劉季,就連其他的將軍也都是面色大變,眼睛中更流露出惶恐之色。

他們可不是細作。自然知道南明的重要。

百萬軍糧都在南明,如果真的一把火燒個干凈,恐怕這幾萬大軍將會陷入兩難境地。

不論是程牛兒,還是劉莊等人眼睛中的都流露出驚恐之色。

定然不能讓程度等人得逞,否則,整個北郡數萬大軍,將會不戰自敗。

真到了那種境地,別說是劉季,就連豪族也會深受重創。

所以根本不用劉季多說什么,幾位身穿鎧甲手握重兵的將軍就自動走出人群,主動請纓。

“大人!”

“末將請求調兵!”

“沒錯!”

“大人!”

“我等愿意請纓!”

“定然不能讓程度那個狗賊得逞!”

相關文章

一周熱門

熱點排行

熱門精選

友情鏈接:
媒體合作:

Copyright (c) 2011 八零CMS 版權所有 備案號:蘇ICP備17012668號-1

網站地圖
北京pk赛车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