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> 科技

保衛國師大人 第135章 黃鼠狼給雞拜年

時間:2020-02-14 22:47:14 來源:互聯網 閱讀:0次

保衛國師大人 第135章 黃鼠狼給雞拜年

長樂公主小嘴微張,這個問題本就不該有答案。她皺眉道:“吞并劫掠之舉,本就要遭天譴?!?/p>

“一百四十年前,安夏吞并繆食國,才將西部的疆域擴展到了海邊?!标显鹿鬏p笑,“照公主這樣說,安夏也遭了天譴,方招徠滅國之災?!?/p>

長樂公主柳眉豎了起來,不過未等她斥責,傅靈川已經開了口:“這位是?”目光如電,對著晗月公主掃視不已。

晗月公主等人一下變作觀眾矚目的焦點,莫提準趕緊道:“我們并非使團,只是路過借個宿頭。她還天真,常有稚言,你們莫要理會就是?!闭f罷,看了晗月公主一眼。

“幾位有所不知。安夏百余年前取下繆食國,乃是繆食國投誠、安夏國受降,從頭至尾雙方死傷不過數千,可謂厚德?!边@聲音瑯瑯回響在營地上空,卻不是傅靈川,而是云崕的!

馮妙君趕緊低頭,遮去了自己一臉“見鬼了”的表情。

云崕居然會替傅靈川、替安夏說話。呵呵,黃鼠狼開始給雞拜年了?

只聽他侃侃陳詞:“魏國滅安夏,卻致生靈涂炭,百姓流離,連王宮都被一把火焚盡!至今,反抗魏國暴政者此起彼伏,從無間斷?!?/p>

云崕扮演的遲轍神態堅毅,目光炯炯,言談條析理明,立時得到周圍人不少好感,傅靈川和長樂公主也為之側目。

這些話要是從他二人口中說出來,也能這般鏗鏘有力,但不免有些鼓動之意,遠沒有這毫無關聯的旁觀者說起來那么義正辭嚴。

“多謝閣下仗義直言?!备奠`川向他抱了抱拳,“敢問?”

云崕將手中酒杯一舉:“瑯瑜國御書郎,遲轍?!?/p>

莫提準臉上已經沉積著怒氣,對晗月公主道:“莫再惹事?!?/p>

晗月公主斜瞥他一眼,嗤了一聲:“現在你連我說話都要管了?”一轉頭對長樂公主道,“我們確是不解本地民情,便想知道,傅公子和長樂公主此行使峣,是代表了安夏還是代表燕國呢?”

若非眾目睽睽,馮妙君真想給她豎起大拇指:真毒。

長樂公主和傅靈川隨著燕國使團前往峣國,本身立場其實有一點尷尬。若說他們代表了安夏,那混在燕國的隊伍里作甚?再說安夏已經不復存在;如果說他們代表了燕國,那么他們憑什么去招徠安夏地區的人馬、憑什么要求人家跟他們并肩奮戰?

他們是不是要招安夏人去給燕國賣命?

事實上,這也是傅靈川和長樂公主處境的一種折射。表面的光鮮和貴氣,并不能改變他們流亡異國、寄人籬下的本質。

晗月公主就是要將這層遮羞布硬生生給扒下來??伤龁柍龅?,又的確是很多人關心的問題。

馮妙君不由得多看她幾眼。晗月公主的性子她知道,原本就被寵得任性,這幾天又因婚事憋足了氣,忍不住就要沒事找事發泄一通。

她眼光也真高,不挑別人,偏偏挑中了長樂公主。馮妙君估摸著,這大概是美人之間的互斥使然?

可是晗月公主壓根兒不擔心自己的安全,莫大國師就在一邊守著呢。并且莫提準眾目睽睽之下,也不好上來制住她,因此她大可以將長樂公主逗到炸毛。

長樂公主果然柳眉倒豎,冷笑道:“與你這鄉間小民有何關聯?”

傅靈川眼中有怒氣一閃而過,望著晗月公主的目光也帶上深深的探究,卻不能像長樂公主答得那么率性。眼前這姑娘人比花嬌,一看就是養尊處優慣了,斷不可能是平民出身,尤其她身邊的莫提準,道行看起來深不可測。

摸不清對方底細之前,傅靈川都不想輕易開罪。再說他明白在場多少人都等著答案,因此他依舊道:“我們代表安夏人而來。安夏與峣國世代睦鄰、祖先共同,理應同氣連枝?!?/p>

“原來如此?!标显鹿鲊@了口氣,“看來陸地上又要不太平了?!?/p>

傅靈川暗暗恚怒。無論安夏的復國斗爭聽起來有多么義正辭嚴,但流血犧牲勢不可免:“姑娘操心的事可真不少?!?/p>

晗月公主還要再說,轉頭望見莫提準瞪她的眼神如猛虎,不由得打個呵欠,站了起來:“無趣得很,回去睡覺了?!?/p>

她這么一走,莫提準也舉步往回。

待他們一行走遠,云崕才嘀咕一句:“這是哪一家的嬌蠻千金?”

這一聲“嘀咕”,恰好就能讓前面幾人聽到。傅靈川轉過頭來,向他一笑:“這幾個人不簡單?!比羰呛脤Ω?,還容得晗月公主如此囂張么?

馮妙君倒是松了口氣。晗月公主和莫提準都是熟人,保不準哪一次不小心的眼神交匯就被看出端倪。他們走了,這里就無人識得馮妙君,她終于放松自在。

邊上的長樂公主哼了一聲,薄怒未褪。晗月公主看她不順眼,她看晗月公主也有些惱氣。在場所有女子當中就數她們最為美貌,偏巧都是金枝玉葉,也都是被嬌寵大的。

云崕和傅靈川不約而同地搖了搖頭,前者失笑道:“女人啊女人?!毕蚋奠`川舉了舉杯子,“這酒不錯,乃是取西海靈泉釀造而成,傅公子何不試試西域風味?”

他方才替長樂公主說話,傅靈川對他就有幾分好感,又見他型貌俊朗,心中也生結交之意,遂走過來逕直坐下:“倒要嘗嘗?!?/p>

云崕即笑吟吟對馮妙君道:“還不取杯斟酒?”

看他這么一本正經

,馮妙君臉皮一抖,險些破功。

什么“西海靈泉”,不就是方寸瓶里窖藏的幾甕酒壇里兌出來的?酒倒是好酒,畢竟國師大人的品味擺在那里,她花了二十兩銀子從四十里外的酒鋪里買下來時肉疼得不行,不過用來做花粉酒很不錯。據酒家說,這是收集了梅上的純雪釀制,所以喝起來有淡淡的梅香。

可再怎么香,它跟“西海靈泉”也是風馬牛不相及,這廝當真是說起謊來眼都不眨一下。

相關文章

一周熱門

熱點排行

熱門精選

友情鏈接:
媒體合作:

Copyright (c) 2011 八零CMS 版權所有 備案號:蘇ICP備17012668號-1

網站地圖
北京pk赛车官网